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植保机械

盈创塑料瓶回收循环产业喜忧参半

2021-08-18 来源:贺州农业机械网

盈创塑料瓶回收循环产业喜忧参半

自国家发改委于2005年10月发布了第一批国家循环经济试点单位名单之后,循环经济企业和单位的科技创新力度、经济运行效率及其今后的发展方向等,就一直备受外界关注。它们既是我国实现环境可持续发展、开发新兴经济增长点的试验田,同时又是一条未知之路的先行者和探索者。

日前记者随国家发改委和中国工程院联合开展的“循环经济专家行”活动,走访了试点单位中的北京盈创再生资源有限公司、北京密云县十里堡镇,以及北京金隅集团北京水泥厂,并对其发展现状进行了调研。

资源化利用促成企业双向循环

对回收废弃物的资源化利用是循环经济的关键。循环有两个层次,即企业外部循环和内部循环。外部循环是企业通过与其他企业的合作,在企业间实现资源的最大利用。内部循环则是在企业内部资源利用最大化,生产各个环节废弃物和污染物排放最小化。盈创公司对废弃塑料瓶回收利用的同质化转换即属于外部循环类型。

盈创公司总经理姚亚雄介绍说,在盈创,回收的塑料瓶会经过系列生产工艺后被制成再生PET瓶级切片,作为生产食品包装的材料。相关检验表明,再生食品级切片的质量与原生瓶级切片的品质、性质、功能、卫生等各项指标完全一致,符合国家PET切片食品卫生标准GB13114,达到GB17931-2003瓶用PET标准中强制执行的乙醛含量标准,完全可替代原生瓶级切片。由于原生瓶级PET切片的原料是石油,每生产1吨PET,就需要消耗6吨石油,照此计算,全北京市一年将消耗的可乐瓶相当于60万吨石油。盈创的外部循环机制如果能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将能节省大量的石油资源。

而北京水泥厂则将企业的外部循环和内部循环结合起来。在企业外部循环方面,北京水泥厂通过与污水处理厂、易产生工业垃圾的制造工厂等单位的合作,将含二氧化硅、氧化铝、氧化铁、氧化钙的各种尾矿、工业废料、城市污水处理厂产生的城市污泥及生活垃圾等都纳入水泥生产的原料和燃料当中,以解决当下对这些垃圾简单填埋、造成二次污染的隐患。

按北京水泥厂现有生产能力,一年可以处置和综合利用的工业废弃物达10万吨,可处理的城市污泥达15万吨。在企业内部循环方面,该厂主要着手清洁生产,致力于回收水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粉尘及生产、搬运环节的物料遗洒成分。水泥生产粉尘排放曾是水泥厂主要的环境污染物,回收后,粉尘直接可以进入成品当中,窑头、窑尾回收的粉尘还可以再一次参加生产,既减少资源消耗,又减少大气污染。另外,水泥生产过程在搬运大量物料时遗洒的物料也可以采用分段清扫、按类回用的方式进行回收再利用。

与工业循环不同,农业循环经济就地取材,就地循环,就地收益。据发改委有关专家介绍,农业循环经济在中国自古就有,古人推行的桑基鱼塘就是典型的例子。史载:“顺德地方足食有方……皆仰人家之种桑、养蚕、养猪和养鱼……鱼、猪、蚕、桑四者齐养”,是明清时期发展起来的一种生态农业雏形。

北京市密云县十里堡镇通过发展以绿色安全农产品生产为特色的生态农业,积极探索农村清洁生产、农业资源节约以及再生能源综合利用的循环经济实践新模式,目前全镇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0.95,畜牧污水处理率达到80%以上。

探索中遇到不少沟沟坎坎

在循环经济发展过程中,企业需要在环境保护、科技创新方面耗费巨额资金,也可能在技术创新上走弯路,这往往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必须面对的风险。

据盈创公司执行董事郭鑫介绍,公司目前的主要投入之一即是废弃塑料瓶的回收成本。在欧洲,废弃塑料瓶的回收价大概是200欧元一吨,在中国则约为600欧元一吨。被回收成本“拖累”的盈创拿不出比原生料厂家更为优惠的价格,在塑料瓶原生料产能原本就过剩的中国,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先机。

中国包装联合会副会长邹祖烨表示,欠缺一个成熟的回收体系是盈创回收不利的根本原因。盈创并不正常的成本计算(大笔现金交易却不纳税)等行为使盈创不堪重负。在回收原材料方面,盈创还面临着与低水平“同行”的激烈竞争。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在北京很多食品级的PET都被拿到郊区破碎,然后被运往小工厂拉丝做编织袋。他表示,正是这种不合理竞争使得体现未来循环经济潮流的企业往往竞争不过这些污染环境、滥用资源的小企业。盈创公司目前不得不涉足回收体系的建设工程,计划在北京市建设六个专业废弃塑料瓶分拣打包中心,2008年已经建成了姚家园和韩家川两个分拣打包中心。“如果现在再建立一个跟盈创一样的企业,只需要我们当初一半的投资额。”姚亚雄说。

北京水泥厂则在对工业危废物的预处理上面临着高额的成本。北京水泥厂总经理付秋涛表示,该厂探索循环经济生产方式已经是第10个年头了,期间攻克解决了水泥厂利用原有水泥窑系统处置工业废弃物存在的一系列技术难题:包括对危险废弃物的安全运输、分类贮存;固体废物成分复杂引发的废弃物处置和窑况稳定之间的矛盾;不同废物相互之间可能发生的发热、爆炸、产生有毒气体等化学反应性;卤素物质和碱性物质的焚烧比例的确定等等。

他认为,处理废弃物简单,预处理时的分类成本却太高,这主要是较差的垃圾分类习惯造成的,如果前端分类做得很好,那么成本可以大大降低。此外,虽然北京水泥厂每年有着10万吨的工业危废物处理能力,去年却只接收了5万吨。据悉,北京的工业危废物处理率已经是全国最高,达到了94%,却仍存在这种现象,其他地区可想而知。

无独有偶,北京市密云县十里堡镇的循环经济试点也遭遇了困境。北京农业大学林聪教授发现,十里堡镇奶牛养殖场处理奶牛粪便废弃物并生成沼气的一组价值30多万元拟进行改造的原有设备,目前已不适用。“这个设备主要用于污水处理,用来产生沼气效率较低,建议做技术的改进,或加一个工业分离机对于废弃物进行前期处理。”

“由于管理者是农民自身,因此农村循环经济试点在技术、设备及软硬件整体协调配套等方面有着先天的弱势。”密云县发改委有关人士表示,“目前我们亟须搞农业循环经济的管理人才。”

环经济必须首先实现经济循环

北京工业大学循环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程会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循环经济的发展牵涉到多方面因素,然而,企业自身能够在激烈的竞争中得以生存并盈利是最为重要的一个方面,这需要试点单位多方探索盈利途径,首先实行自身的经济循环,才能有助于推广循环经济。

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试点单位发现了巨大的循环经济市场。据了解,中国每年有300万吨(约1.2万亿个)塑料瓶需要回收再利用,这无疑给了盈创公司极大的发展机遇。北京水泥厂年焚烧污泥渣产生焚烧物38万吨,作为水泥活性混合材料,按每吨180元市场价格计算,年产值6840万元,也具有显著的经济效益。“我们目前一半的利润来自于水泥生产,一半来自于工业废弃物处理。”北京水泥厂总经理付秋涛表示,北京水泥厂2008年约1.4亿元净利润,其中接近7000万元来自于环保产业和循环经济。

除此以外,现阶段企业参与环保科技的创新,还可能获得行业先机。以盈创为例,国内能够达到食品级标准的同类工厂目前只有这一家,如果能够把盈创的工艺、流程、控制、标准、管理都标准化,作为将来扩大应用的范例,那么盈创不仅自身是一个可再生塑料生产企业,还可以成为其他同类企业的技术、设备提供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盈创公司和北京水泥厂都有此打算。

说到农业循环经济,其对于解决“三农”问题、增加农民收入的重要意义已无需多言。据程会强介绍,农业循环和工业循环的不同之处可以用16个字来概括:基础设施、循环节点、节点支撑、人居环境。目前,我国农业循环经济亟须提高技术档次、丰富循环节点、最终做到提高农民收入,改善农民生活方式。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